【斯坦尼斯拉夫•莱姆《Cyberiad》短篇集英译】第一篇《救世篇》

有一天,建造者特鲁尔制作了一台机器,它可以造出任何以字母N开头的东西。当机器被制作完毕以后,特鲁尔做了个试验,他命令机器制作针、南京棉布和女式睡衣 。机器很快完成了这几项工作,又随机弄来了塞满忘忧药和其它无数麻醉品的水烟筒。尽管机器严格按照字面意义执行指令,特鲁尔对它的能力还是不放心。于是,他又让机器制造光环、面条、原子核、中子、石脑油、鼻子、宁芙仙女、水神那伊阿得和钠 。机器完成了几乎所有的命令,除了最后一个。特鲁尔有些恼怒,要求机器给出解释。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机器说。 

“什么?但这只是钠 。你知道,那种金属,那种元素……” 

“钠的首字母是S,我的工作范围是N。” 

“但是在拉丁语中,它的首字母就是N。” 

“听好了,老伙计。”机器说:“如果我能够造出所有语言中以字母N开头的任何东西,我就是一台‘万能机器’。因为你想得到的任何东西,都毋庸置疑在某门外语中会以N打头。没有这种好事儿。我的能力不会超出你编定的程序,所以没有钠。” 

“很好。”特鲁尔说。他要求机器弄来夜晚 ,它马上就做好了——也许尺寸比较小,却是一个完美的夜晚。然后特鲁尔请来他的朋友建造者克拉鲍修斯并向他介绍自己发明的机器及其非凡的能力。对机器的高度赞美让克拉鲍修斯忿忿不平,他问是不是能够亲自测试一下。 

“万分荣幸。”特鲁尔说:“但是它的工作范围只有N。” 

“N?”克拉鲍修斯说:“好吧,首先给我‘自然’ 。” 

机器发出阵阵哀嚎,一刹那特鲁尔面前冒出一大群博物学家 。他们大吵大闹,把其他人的大部头著作撕成碎片;远处架起了燃烧的柴堆,自然的殉道者被烤的咝咝作响;闪电从天而降,奇怪的蘑菇状烟雾蒸腾而上;每个人都自说自话,没有人愿意洗耳恭听;各种各样的备忘录、起诉书、传票和其它的文件乌七八糟摆满一地,边上坐着几个老头子,正在一些碎纸片上涂抹着什么。 

“挺不错,不是吗?”特鲁尔骄傲的说:“完美的‘自然’,承认吧!” 

但是克拉鲍修斯并不满意。 

“什么,那群暴民?你不是想告诉我那就是‘自然’吧?” 

“那你再让机器做点其它的。”特鲁尔高声说道。“什么都行。”一时间克拉鲍修斯不知道该要些什么好,但想了一小会儿之后他宣称要再给机器交待两项任务;如果能够完成,他就承认特鲁尔的说法。特鲁尔答应了,克拉鲍修斯说:“给我‘负’ 。” 

“‘负’?”特鲁尔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当然是‘正’的反面。”克拉鲍修斯的回答很冷静:“比如说,负面看法、负片等等。别想假装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负’。机器,动起来吧!” 

然而机器已经开始工作了。一开始它造出了反质子,然后是正电子、反中性子、反中微子。机器不停的工作,直到造出的反物质形成一个反物质世界,像一团可怕的幽灵浮在建造者的的头顶上闪闪发光。 

“哼。”克拉鲍修斯不快的嘟哝着:“这就是你所谓的‘负’?好吧,就算是吧,让咱们握手言和……现在是第三个命令,机器,给我‘无’ !” 

机器一动不动。克拉鲍修斯得意洋洋的搓搓手,特鲁尔说: 

“你到底在指望些什么?你要求它什么也不做,它就什么都没做。” 

“更正:我要求它给我‘无’,但是它什么都没做。” 

“‘无’就是什么都不做!” 

“嘿,嘿。它应该给我‘无’,但是它什么都没做,所以我赢了。我可爱而聪明的同事,‘无’不是你所谓的什么都不做,不是懒惰和非活动的结果,而是动态的、积极的‘虚空’;换句话说,即是完美的、独一的、普遍的、最终和最后的‘不存在’。” 

“你把机器给搞糊涂了!”特鲁尔喊道。突然一个金属制的声音响了起来: 

“真是的,你们怎么每次都吵成这样?我当然知道什么是‘无’、‘虚空’、‘不存在’、‘无实体’、‘否定’、‘无效’和‘虚无’ ,因为所有这些词都是以N打头,就像‘零’ 的N。先生们,赶紧看你们的世界最后一眼吧!很快它将会……” 

建造者们惊呆了,忘记了争吵,事实上机器正在以它自己的方式制造‘无’:各种各样的东西一个接一个从世界上被抹去、被消除,就好像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机器已经除去了nolars、nightzebs、nocs、necs、nallyrakers、neotremes和nonmalrigers 。然而机器常常给人以错觉,即它不是在缩小、减少和弱化,而是在增大、添加和强化,因为它挨个儿解决掉了非国教徒、无实体、废话、疏忽赡养、近视、死脑筋、调皮捣蛋、忽视、晕船、恋尸癖和裙带关系。但是不一会儿,特鲁尔和克拉鲍修斯周围的世界开始变得明显稀薄起来。 

“我的天哪!”特鲁尔说:“如果那些好东西也不见了……” 

“别担心。”克拉鲍修斯说:“你看,它没有制造‘普遍的无’,而只是使以N打头的东西消失了。在创作‘无’的过程中这实在很微不足道,也不是值得你的机器去做的事情,亲爱的特鲁尔!” 

“别自欺欺人了。”机器应声道:“的确,我是从以N打头的东西开始的,这只是因为我对它们比较熟悉。毕竟创造是一回事,毁灭又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回事。我要抹去世界的原因很简单:我可以造出以N开头的所有任何东西,既然是所有的一切,那么‘无’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不到一分钟你们就会和其它东西一样消失掉,那么赶紧给我说说吧,克拉鲍修斯,在还来得及以前:我真正做到了设计者所赋予的一切。” 

“但是——”克拉鲍修斯正准备抗议,却注意到许多东西都消失了,而且不仅仅是那些以N打头的。建造者们的身边已经没有了gruncheons、targalisks、shupops、calinatifacts、thists、worches 和 pritons 。 

“停!我收回我的话!停止!停下来!不要‘无’!!”克拉鲍修斯大叫。但在机器完全停下来之前,所有的brashations、plusters、laries和zits都消失了 。现在机器静静的立在那里,世界一片恐怖的景象。天空的损失尤其惨重:苍穹之上只有一丁点儿孤零零的微光——地平线那边再也见不到worches和zits优雅绚烂的身影。 

“伟大的高斯啊!”克拉鲍修斯叫道:“gruncheons在哪儿?我最心爱的pritons到哪里去了?那些温柔的zits呢?” 

“它们都不在了,永远的不存在了。”机器沉着的回应说:“我执行了,或者说开始执行了,你的命令……” 

“我要你给我‘无’,可是你……你……” 

“克拉鲍修斯,别犯傻了。”机器说:“假使我一下子造出了‘无’,每一样东西都会消失掉,包括特鲁尔、天空、宇宙和你——甚至我自己。 

“好啦,就此打住吧。”克拉鲍修斯说:“我不求别的,只求你,亲爱的机器,请把zits还回来,没有它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但我做不到,它们是以Z打头的。”机器说:“当然了,我能恢复废话、死脑筋、晕船、恋尸癖、神经痛、穷凶极恶和毒素 。其它的我就帮不上忙了。” 

“我要我的zits!”克拉鲍修斯愤怒的咆哮。 

“对不起,没有zits。”机器说:“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吧,它遍布空洞、充满了‘无’,这些‘无’填充了星星之间无穷的空间;它无处不在,悄悄潜伏于每一寸弹丸之地。这都是你的功劳,英雄!后人会为此赞颂你的……” 

“多半……多半他们不会注意到,也就不会发现了。”克拉鲍修斯脸色发白,嘟嘟囔囔。他满怀疑问的注视着黑乎乎的虚空世界,不敢看他的同事一眼。然后他偷偷溜回家,把特鲁尔留在了那台可以造出所有以N打头东西的机器的旁边——直到现在世界仍然保持塞满‘无’的蜂窝状结构,与它在消逝的过程中被叫停的那一刹那的样子丝毫不差。在这之后,所有企图造出“万能机器”的尝试都失败了,因此恐怕永远都不会再有那些不可思议的景象,比如worches和zits——是的,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评论

© 钱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