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所困》白船同人】Captain的忧郁 6

6. 疲倦

时间线:10-12圣斗士电影活动之前船长去小白家

 

Captain推开房门,屋子里很暗,窗帘缝隙透出的光照在地板上,落下斑驳的投影。空调正在运行,发出微弱的声响,伴随着平缓的呼吸声在房间里中一圈圈散开,那是White,他还在熟睡。Captain合上门,落锁的声音大概吵到了床上的人,White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

“谁啊?”

“是我。”

“哦……”

White没有再做声,大概又睡了过去。Captain走在地板上,脚心传来一阵凉意,可能是空调运行了整夜的关系,房间的温度很低,空气里弥漫着雨季特有的湿度。他走到床边,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沿,把头埋进膝盖里,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人体的热度接近了他,熟悉的气息包围了他,但是他没有理会,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头。

“你怎么来了?”

“经纪人带我来的。”

“那他人呢?”

“在楼下和你妈妈说话。”

“你要是困先去床上睡会儿, 我去洗澡。”

Captain睁开眼睛,White赤裸着上身,正往浴室走去,他可真瘦,脖子后面的红点是什么?被蚊子咬了?还是吻痕?Captain感到倦意正向自己袭来,于是他歪倒在地板上,蜷成一团,就这样睡过去吧,他又闭上了眼睛。

 

“…Das alles ist Deutschland. Das alles sind wir. Das gibt es nirgendwo anders. Nur hier, nur hier…”(注:歌词来自Die Prinzen演唱的《Deutschland》,是《实况足球2006》即后文中出现的Winning Eleven的主题曲。)

Captain睁开眼,耳边传来微弱的音乐声,电视屏幕上梅西正在带球过人,是FIFA?还是Winning Eleven?他坐起身来,毯子滑落到了一边,史迪奇的脸皱成了一团,是White帮自己盖的吗?

“吵到你了?”White的声音传了过来,Captain循声望去,房间的主人坐在沙发上,穿戴得很整齐,头发也吹干了。

“没事。”Captain站起身,走到沙发前坐下来。“我睡了多久?”

“没几分钟。”

“经纪人呢?”

“不知道,应该还在楼下,你要喝点什么?”

“啤酒。”

“笨蛋,下午有工作啊,喝可乐吧,过来帮我玩一会儿。”

Captain接过White扔过来的手柄,调高了音量,开始操作虚拟的球星,3D的梅西一传一带,阿奎罗一个起脚,皮球滚进了德国队的大门。空调已经被White关了,窗帘也拉开了,透过敞开的窗户能看到阴暗的天空,院子里的芭蕉,雨滴打在树叶上淅淅沥沥的。一阵风吹了进来,Captain打了个寒颤,突然梅西被断了球,程序指挥着德国队一路反击,眼看已经到了禁区,Captain把手柄一摔,地板上咚的一声,手柄弹了几下,正好落在White的面前。

“你干什么?火气这么大。”White捡起手柄,放到电视旁边,把手里的可乐递了过去。

“喝吧。”

Captain接过饮料,灌了一大口,冰冻的可乐从喉咙流进了胃,一直冷到了心里。

“这游戏太烂了。”

“是你技术烂吧。”

“你管我。”Captain倒在沙发上,White在他身边坐下来,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这家伙就喜欢瞎操心,Captain想拍开White的手,但是手马上被抓住了。

“怎么回事?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没什么,你空调开太低了。”这家伙的手真暖,Captain感到疲倦似乎消散了一些,然后他听见White说:

“昨天和女朋友玩太疯了?”

“胡说什么呢……你知道了?”Captain甩开了White的手,White似乎有点尴尬,他低下头,没有看Captain。

“Ins上都传遍了,想不知道都难。”Captain没有回话,他觉得很累,White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沉寂。Xbox一直没有等到进一步的指示,自动进入了演示程序,屏幕上各色球星开始展现球技,Die Prinzen的歌声再次响起:“Deutsch, Deutsch, Deutsch, Deutsch, Deutsch, Deutsch...”过了一会儿,White的声音从音乐中传来:

“经纪人骂你了?”

“废话。”你可不是White,这是经纪人的话,他能做的事情你不能做,Captain感到一阵烦闷,什么叫他能做的事情?他能做什么?每天选那些傻透了的照片然后圈心脏@女朋友吗?或者发一些照片,说一些傻话,粉丝急了再叫我去救场?真是愚蠢透顶,而且这个愚蠢透顶的家伙正在试图安慰我:

“这没什么,上次我在克罗地亚也被骂了……”Captain看着White,这家伙是认真的吗?他真的认为我是在为女孩子烦恼吗?真是太傻了,他什么都不知道,父亲,经纪人,还有Bien,他们压住了我,缠住了我,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似乎进入了某种陷阱,挣脱不了,也走不出来,没有人能帮助我,就算是White也不行。

“…Der sich gern über kanacken beschwert und zum ficken jedes jahr nach Thailand fährt…”音乐还在继续,White的话也在继续:

“……所以其实你不用担心,下次小心点就行了……”

“你当然不担心了,你家里那么有钱!”Captain突然站起来大吼了一声,White也跟着站了起来,面对着面,Captain能看见他困惑的脸,他好像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跟我家里有钱有什么关系?”

“难道不是吗?你根本不需要为这些事情担心,每次你和你那个女朋友出什么事情公司都要我来善后,发那些可笑的Ins,还有推!”

“这是我的错吗?一开始我就有女朋友,公司也知道这个。”

“所以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吗?拜托你认真点行不行?”

“什么叫认真点?难道我没有工作吗?”

“认真工作会在走秀前一晚跑去喝酒然后伤到脚吗?最后只能让Tek顶替你去!”

“让Tek顶替我不好吗?反正你家里不喜欢看到我们在一起!”

“什么叫我家里不喜欢?”

“那个协议,你忘了吗?”

“那是因为我只有16岁!”

“16岁就可以一边和女朋友牵着手看电影,一边说要和P’White牵着手永远走下去?!”

“那些都是经纪人要求发的!难道你没发过?!”

“至少我不像你,不会天天发那些愚蠢的东西,说那些傻话,讨好那些见鬼的粉丝!”

“你当然不像我了,我需要挣学费,你只需要戴着你的表,开着你的车,演好你的Pun少爷就行!”

“这些跟演戏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没有你的表,你的车,还有你爸爸,你以为你能演Pun?!你以为你能顶替Haik?!”

“你还不是一样!没有Primrose,你以为你能得到那个该死的角色?!”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电视机还在尽职尽责播放Xbox传输来的信号,“…Nur eine kleinigkeit ist hier verkehrt und zwar, dass Schumacher keinen Mercedes fährt…”Captain注视着眼前和自己对峙的人,White的脸涨得通红,拳头握得很紧,手臂上暴出一条条青筋,他盯着我的眼睛,大概想揍我,很好,因为我也想揍他,Captain看着White向自己逼近了一些,于是他往后退了一点,他比我大,但是我比他高,所以我们会互相揍得鼻青脸肿,在这个阴冷的房间,在这个雨季的午后,再顶着黑眼圈去工作,经纪人的脸色一定会很精彩,我真想马上看到。

可惜他的愿望落空了,White又向前跨了一步,就停住了,然后他一脚踢向地上的Xbox,游戏机在空中翻转了几下,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音乐声戛然而止。White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看Captain一眼,他转过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真是太棒了,Captain倒向沙发,像一个泄气的皮球,Xbox应该坏掉了吧,不知道新买一个贵不贵,也许我该找妈妈要点钱。房间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有雨滴敲打窗棂的声音,雨水顺着风从窗外飘了进来,打在Captain的脸上,带来冰凉的触感,冷得像手一样,像心一样。Captain感到疲倦再次向自己袭来,于是他滑落到地板上,背靠着沙发,把头埋进膝盖里,又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门外传来经纪人的声音,远远的,不太真切:“Captain,赶紧下来,我们该出发了。”

评论(9)
热度(22)

© 钱二 | Powered by LOFTER